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自此一别,绿茵犹在,只叹再无江湖


10月30日晚,金庸先生匆匆辞别世间。


“凡有水井处,皆能识金庸”——曾有人说过,不读金庸,就等于不识一半的中国文学。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。


几十年来,他的作品,早已在潜移默化中融入了你我的童年、青春、成长、爱情……他的仙逝,留下的是一生的傲骨侠情,和一代人的浪漫情殇



殊不知,细细咀嚼,你也许不禁会发现:金庸先生笔下的江湖,和足坛里的江湖,竟也不免有几分相似——


想那东邪黄药师,正中带有七分邪,邪中带有三分正,恰似剑走偏锋的巴西“独狼”罗马里奥。为人性情孤僻,离经叛道,武艺却又如臻化境,禁区内的射术造诣更是独步天下、举世无双,一双鬼脚出神入化、难以捉摸,好似“桃花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”。



再看西狂杨过,性情叛逆、玩世不恭,唯狂与傲二字所能定义,正如绿茵浪子伊布拉希莫维奇那般豪放不羁。少时颠沛流离,在贫民窟的街头受尽冷眼,习得神功后一出手便令世人惊羡,纵横十余载间足迹行遍天涯,其心却终归于绝情谷底,毕其一生,唯此一人耳。



绿茵场众生芸芸,能冠以南帝之名者,莫过于一代大师齐达内。其独门神技“马赛回旋”恰如大理段氏“一阳指”自成一派,又兼具高深莫测的“玄宗”气场,武学修为登峰造极、博大精深,为人却又淡泊名利、遗世独立,于尔虞我诈的江湖纷争中深谙急流勇退之道。



论起北侠郭靖,乃金庸先生笔下侠义精神之典范,重情重义,为国为民,有罗马城王子托蒂可当此称。生性桀骜如他,刚直坚毅,凛冽不屈,倾其青春韶华,独守心中的那座襄阳城达20载之久,宛若台伯河不息的流水,让矢志不渝的意志在那身血红战袍上传承千年。



观之天下五绝之首、号中神通王重阳者,放之于足坛群英中,当属桑巴传奇罗纳尔多。他天资卓绝,内功、剑术、轻功、掌法无所不精,遥想本世纪初华山论剑之时,其力挫各路豪杰、问鼎武林之巅的矫健身影,好似天神下凡般引万千世人叹服,就此成为你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

君不见,红军队长杰拉德,决战伊斯坦布尔之夜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,却屡屡与唾手可及的荣耀失之交臂;是否让你想起那萧峰?义薄云天,光明磊落,却落得一生坎坷悲壮。



玉面郎君卡卡,少年时披剑走马,铁蹄铮铮,直到望断天涯如梦时,方知“阅尽千帆终执手,此心安处是红黑”;有如那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的段誉,鲜衣怒马少年时,一日看尽长安花,却也终究愿倾自己半生守候,来换佳人一世情深。



再想那当今足坛的绝代双骄,一人颇似令狐冲,一生豪迈潇洒,但求逍遥自在,笑傲江湖间仍怀赤子之心,看似浪子实则深情忠义;一人又如张无忌,谦谦君子、温润如玉,平生宽宏仁义、侠骨柔肠,却纵然有千般盖世神功,仍不免受制于环境与性情所支配,而始终无法真正解脱世俗束缚,令人倍感唏嘘。



你再看那韦小宝,虽不免爱慕虚荣,寡廉鲜耻,却又恰如超脱了世俗道貌岸然之人的独立存在,像一面镜子般,折射出那些表面高高在上、实则虚言妄语之辈的矫揉造作。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——在他的嬉笑怒骂间,你又可曾看到了几分巴洛特利的影子?



身为一个足球迷兼半个武侠迷,于笔者而言,金庸先生所创造的世界,是无数如你我般平凡之人心底深处永恒的精神家园。唯有透过他的笔锋,身处于当代浮华社会日新月异间的我们,方能与那个沐着塞北朔风、江南烟雨的古典时代欣喜相逢,在诗酒风流和戎马倥偬间,品味着那份独有的快意恩仇。


先生的武侠世界里,最不乏的便是江湖儿女在命运洪流间、经历悲欢离合所诞生的浪漫情怀,而无论是与命运相抗衡的不屈、亦或是嗟叹天命难违的无奈,恰恰也都是足球所能给予我们的情感共鸣。这般看来,绿茵场,又何尝不是一座承载了无数英雄叹、壮士殇、男儿泪的风雨江湖?



君不见,足球世界与武侠世界的共通之处,在于它们最大的魅力,并非胜负成败,而是在这片“江湖”内外的一个又一个瞬间、一段又一段故事对于我们真实生活的映射。借着笔尖游弋与光影斑驳的时空交错,我们所能感悟到的,是书卷和屏幕外的那份悲喜人生。


先生仙去,自此一别,绿茵犹在,只叹再无江湖。


——谨以此文缅怀查良镛先生


( 编辑:可乐鸡翅  爱奇艺体育独家策划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 )


End

 

往期回顾


星探|“独狼”的丛林法则

一文看英超|博格巴失点忙 谁是唯一扎球王?

无争议,不狂人-穆里尼奥的敌和友

今天,穆里尼奥的话让我脊背发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